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东君: 第10章 告密(1/2)

    赢东君对她的身份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刚刚在寿仙宫的时候,太皇太后只介绍了赢宸,并没有介绍这位妇人,显然地位不高。但是她与赢宸之间的相处又不像是普通主仆,加上她面容与赢宸有三分相似,赢东君便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至于这妇人说见过她几回也不奇怪,当年她时常出入二皇子府,二皇子闲着无事时总喜欢叫来歌姬唱上几曲。

    寒霜神色谦卑地说:“妾身知道公主当年与二殿下感情深厚,是二殿下最信任的人。妾身便常与郡王说,在这深宫之中不可轻信于人,除了太皇太后就只有公主殿下可以相信。”

    赢东君对着寒霜微微一笑,“我现在知道,为何祖母没有在你生下赢宸之后去母留子,反而留下了你。原来因为你是个聪明人,杀了可惜。”

    寒霜闻言脸色白了白,勉强扯出一个笑来。

    赢东君又看向一直低着头,玩着自己玉佩上流苏的赢宸,“你放心,赢宸是我侄儿,现如今也是我最亲的亲人了,我会好好关照他的。”

    赢宸抬起头,小心地瞥了赢东君一眼。

    赢东君对他笑得更为和蔼,柔声问道:“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寒霜连忙答道:“虚岁十岁了。”

    赢东君摆了摆手,只看赢宸,“我在问他,没问你。”

    赢宸讷讷地回:“十岁。”

    赢东君:“平日里都有哪些消遣呢?”

    赢宸摇了摇头,似是不知该如何回答,便看向寒霜。

    寒霜连忙说:“郡王平日里只喜欢读书做文章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消遣。”

    赢东君轻轻蹙眉,“整日里只会读书,那不就是个无趣的书呆子么?这可不太好。你父亲年少时琴棋书画不说,马球,蹴鞠样样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郡王现在年纪还小,这些等他过几年在学也不迟。”寒霜连忙说,怕赢东君不高兴,她又添上一句,“这也是太皇太后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祖母都这么说了,那就听祖母的吧。”赢东君想了想,也没有勉强。

    赢宸又把头低下了,看着自己的足尖。

    寒霜松了一口气,却见赢东君对赢宸慈爱地一笑,说道:“马球、蹴鞠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。过两年你再大一些了,本宫带你去雪月楼见识见识,那可是个好地方。男孩子么,就该多长点见识。”

    赢宸又抬起了脑袋,小小的眼睛里满是怯怯的好奇,“雪月楼是何地?”

    寒霜大惊失色,一把捂住了赢宸的嘴。

    小吉祥在一旁瞧着,觉得她此刻更想捂的其实是自家公主的嘴。

    “公主,宸郡王还只是个孩子。”寒霜僵着脸说。

    赢东君不以为意地低头闻了闻手中的月季,“我又没有现在带他去,而且十岁也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寒霜轻轻扯了扯赢宸,然后赔笑着对赢东君道:“郡王昨日夜里着了凉,晨起后肚子一直不太舒爽,妾身让宫人带他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唔,去吧。”赢东君正忙着挑选可以入眼的花,闻言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寒霜让身后的宫人将赢宸带走了,她自己却没有走。

    “公主,妾身今日来见公主,其实是有一事相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赢东君的视线在花丛中掠过,漫不经心地问。

    寒霜似乎有些犹豫,看着赢东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赢东君却没有任何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